您好!歡迎來到東莞市新燃源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東莞新燃源

新能源

誠信經營專業定制品質保證

掃一掃與我聯系

聯系人:魏先生
電話:+86-0769-8885 848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傳真:+86-0769-8855 0791
地址:廣東省東莞市望牛墩鎮寮廈南信路1號

分析鋼貿行業兩年歷程:黑暗未過 黎明仍遠?

2018-06-08 13:16:00閱讀:354來源:鋒業五金編輯:鋒業五金

面對每月3分利的民間高息貸款,上海沃盾鋼鐵貿易有限公司沃鋼部主任吳江明感到非常無奈。“鋼貿業資金需求一般都很大,自有資金不足以支撐,借"高利貸"是不得已而為之,現在在業內已很常見。”據悉,鋼貿行業信貸危機大概始于2011年四季度,目前正規銀行授信幾乎無望,鋼貿商們只得尋求民間融資。回首鋼貿行業這兩年的歷程,只可嘆黑暗未過、黎明仍遠。

市場初露猙獰

鋼貿行業信貸危機大概始于2011年四季度,及至2012年集中爆發,負面影響至今依然嚴重。若論其源頭,福建周寧鋼貿老板“跑路”潮可算其一。

周寧鋼貿始于上世紀80年代末,大范圍興起則在2008年左右。作為一個國家級貧困縣,鋼貿行業的興盛也曾帶給周寧人以希望,但其行業集資方式的弊病,包括銀行的縱容使其走向破滅的速度也是驚人的。

自2011年鋼貿信貸危機暴露至今,周寧鋼貿商退市返鄉、鋃鐺入獄、“跑路”、破產、甚至自殺等負面傳聞不絕于耳。根據“我的鋼鐵網”研究中心研究員王蓓保守估計,2008-2011年期間,因其拖累導致的銀行壞賬至少在數百億元。

龐大的壞賬是如何產生的?這不得不和鋼貿重復質押、互保融資、挪用貸款聯系起來。

所謂重復質押,就是利用同一批貨在多家銀行質押的行為,用以獲取遠高出其本身價值的貸款。原本鋼貿商主要以倉單質押來向銀行融資,而質押信息的不通暢和倉管的漏洞令鋼貿行業中出現了大量重復質押甚至是空單質押的情況,而這樣顯然增大了貸款人攜款私逃的可能性,令整個行業潛伏隱患。

所謂互保融資,則是數家鋼貿企業聯合為貸款提供擔保。而這里的弊端就是一旦某家企業出事,聯保就成了“連坐”,銀行將向所有提供擔保的企業追責。更有甚者,以虛假注冊的公司名義互保,注冊資本千萬的公司成本僅為十多萬,而能獲得的信貸卻可高達數百萬,這一“潛規則”也曾令部分鋼貿商屢試不爽。周寧鋼貿商便多是采用聯保手段融資,加速了信貸風險的擴散。

至于挪用貸款則更不用說,鋼貿商得到巨額貸款之后并非全用于鋼貿本身,而是轉頭去搞副業,房地產、高利貸、股市、期貨、股指、黃金……在高收益面前橫亙的首先是高風險,信貸危機的爆發可說只是早晚的事情。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銀行在無形之中其實也擔任了對危機推波助瀾的角色,其在對鋼貿商進行信貸資格審核時的疏忽,為了業績而無視風險的貪大心理使得鋼貿商有恃無恐,進而加塊了鋼貿行業信貸崩塌的速度。

銀行收貸鋼價跌鋼貿業遭遇最黑暗時期

隱患一旦爆發,就如多米諾骨牌般迅速向整個鋼貿業蔓延開來。周寧鋼貿商的信貸問題暴露后,銀行也終于開始意識到風險所在,對鋼貿行業進行集中的、大規模的催貸、抽貸和收貸。業內人士稱,作為商業銀行,資本逐利是本性,在危機發生之際,首先想到的是明哲保身,顧全自己的利益,而不會過多考慮鋼貿行業會如何。不少鋼貿商面對銀行的收貸措手不及、無法及時償債。有分析稱,全國鋼貿商在這兩年間至少倒掉了三分之一以上。

2012年4月,中國銀監會辦公廳下發通知,要求各銀行業金融機構及時調整信貸方向和政策,稱“防止部分鋼貿企業虛構貿易背景的套(騙)取銀行貸款行為發生”,明確了要收緊鋼貿信貸的口子,“防火防盜防鋼貿”這樣的順口溜一時在坊間流傳開來。

鋼貿圈丑聞頻出,鋼價又連連陰跌,此時銀行對鋼貿商抽貸,無疑加重了鋼貿業的負擔,令其經營更加困難,最終造成資金鏈的斷裂,生出更多逾期不還的企業,而銀行則防備更深,貸款審批也就更加嚴苛,形成惡性循環。”據了解,更加糟糕的是,銀行直接拒絕周寧地區的身份證辦理信用卡,令其通過信用卡****還貸的算盤也落了空。

屋漏偏逢連夜雨,基本也在這一時期,全國鋼材市場遭遇了接近“崩盤”的歷史最差局面。上期螺紋從2011年2月最高5283元/噸節節敗退,至2012年9月最低跌至3206元/噸,跌幅近四成。現貨市場上,2012年9月螺紋的價格大概在3400元/噸左右,換算下來,每公斤僅為3.4元。“鋼價跌回九零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成為鋼貿商無奈的自嘲。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名譽會長吳溪淳曾表示,面對這樣的價格,任何企業都得虧。一面是虧損的生意,一面是銀行信貸的收緊,鋼貿行業進入最黑暗的一段時期。

拆東補西暗藏風險

在這樣的情勢下,再以鋼貿名義申請貸款可能性已經很小。吳江明表示,“今年以來,銀行基本沒有批給鋼貿行業貸款了。鋼貿已成了銀行避之不及的燙手山芋。”

作為資金密集型產業,鋼貿的資金需求巨大,動輒百萬千萬計,一直以來,其發展就離不開銀行的支持,而銀行又反過來從中獲取利潤。現在,銀行的抽身使得鋼貿行業舉步維艱,由于鋼廠在產業鏈中的強勢地位,鋼貿商很難采取信用銷售的方式進行采購,基本都需要一次付完全款。也正因如此,在信貸收緊之后,一些中小企業不得已開始利用“拆了東墻補西墻”的方法反過來給鋼貿“輸血”。

吳江明在接受采訪時曾坦言,雖然鋼貿的信貸收緊,但在非鋼貿以外還是有一些比較容易獲得貸款的行業,除了鋼貿商鐘情的房地產之外,葡萄酒、茶葉、生鮮海產品、農產品(000061,股吧)、煤炭、木材、家具、石料、酒店等領域都曾聽聞有鋼貿商介入。“哪個行業貸款容易、有錢賺就做哪個。”

據稱,鋼貿商從這些行業獲得貸款,有一部分也會轉頭挪至鋼貿行業,就如同以前用鋼貿的貸款投入其他行業一樣。

“各個行業的貿易有共通之處,鋼貿商傾向于進軍更容易獲得貸款并且認為更有利可圖的行業,雖然有不少確實退出了鋼貿圈,但也有一部分未真正離開這個行業,而是逆市而上,鋌而走險將從其他行業申請到的貸款轉挪至鋼貿上來。大家希望通過別的手段使鋼貿行業重現生機,不過,"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風險很大,存在資金無法收回的隱患。”

“錢荒”雪上加霜高利貸阻礙發展

盡管鋼貿商采取了觸類旁通的方式為鋼貿“輸血”,然而,今年6月曝出的銀行“錢荒”卻火上澆油,使得銀行貸款再收,鋼貿商徹底“無米下鍋”。

6月20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再度飆漲,隔夜shibor大漲578.40個基點,至13.4440%的歷史高點,拉響了銀行間市場“錢荒”的警報。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提出,這次“錢荒”,首先將會沖擊銀行間市場,甚至9月份也會有階段性問題暴露,然后銀行類金融機構短期借款出現違約壓力,影響實體經濟。

事實上,大概從5月份開始,銀行間市場資金面便在迅速收緊,其速度與持續時間皆為近年少有。這對于本就已被基本停貸的鋼貿行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同時對那些鋼貿商新涉足、授信原本相對充足的行業也造成沖擊。

“"錢荒"效應還在發酵,銀行貸款態度更為謹慎,幾乎"只進不出",對于我們中小企業來說更是如此,無奈之下只能向民間資本借貸,但這樣做利息實在太高,不是長久之計。”吳江明透露,由于自有資金不足,近期不得已尋求了民間融資,但是月利高達3分,成本負擔明顯過重了。

月利3分,年利率即為36%,而根據國家規定,民間借貸的利率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按照最低貸款利率5.6%(6個月以內、含6個月)至最高貸款利率6.55%(5年以上、含5年)計算,四倍利率為22.4%~26.2%,因此3分利已經遠超規定,完全可以算作高利貸了。

吳江明稱,“只有少數大型國有企業能較輕易得到銀行充足的授信,且月利僅為8厘左右,我們現在就只能寄希望于那些有授信而缺項目、錢花不完的企業放錢給我們,月利控制在2分左右就非常不錯了。”

吳江明坦言,“鋼貿這行最重要的就是資金要充裕。現在銀行方面路已堵死,民間融資成本又太高,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何況現在鋼材市場本就是淡期,退出這個圈子的鋼貿商還是在不斷增加之中。”

從信貸危機的爆發,到銀行收貸、借其他行業“輸血”,再是“錢荒”來襲,被迫向民間融資,鋼貿商在逆境之中一直在努力改變目前的境地,但市場的潮涌一直都沒有平靜下來,他如大浪淘沙般淘去了那些沒法堅持下去的鋼貿商。現在,這場浪潮仍未過去,鋼貿商貸款難的困局未解,甚至隨著政策變動,資金出現了更為緊張的趨勢。后市,等待他們的,依然將是嚴峻的優勝劣汰。

東莞市新燃源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專注于 汽車充電樁連接器充電樁設備充電樁外殼新能源電池外殼等產品的研發與制造,歡迎您咨詢0769-88858487,網址: www.xny168.cn

關鍵字:分析鋼貿行業兩年歷程:黑暗未過 黎明仍遠?

在線客服

客戶咨詢 業務咨詢1 業務咨詢2

掃一掃,關注我們

請您留言

請您留言

東莞市鋒業五金制品有限公司

電話:+86-0769-8885 8487
手機:18825575007 13724597750

体彩p5开奖317期